sbf999中文客服
  咨询电话:13553233336

sbf999官方线路

2.65万亿元,仅次于日本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是孙中山的雄心壮志和危机。

    “我的目标是成为科技界的沃伦·巴菲特,软银的目标是成为科技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毅曾坚定地说。现在,这位投资狂正逐渐接近他的目标。

    2018年12月19日,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旗下主要从事电信业务的子公司软银集团(SoftBank Corp.)成功登陆东京证券交易所。该公司开盘价为1463日元(13美元),上市时暴跌,在交易5分钟内跌至1344日元,比1500日元的发行价低10.4%。

    软银的IPO总规模为265万亿日元(235亿美元),是日本历史上规模最大的(1987年NTT的IPO超过2.2亿日元),也是全球历史上第二大的(仅次于2014年阿里巴巴250亿美元的IPO)。

    在将电信业务分割为上市公司的计划背后,是孙正毅建立资本帝国的雄心:将软银集团从移动运营商转变为纯技术投资公司,其移动通信业务也能够更好地发挥融资输资的作用。

    “这位日本亿万富翁正在利用他的积极投资和巨额支票簿来改变创业的游戏。”彭博社在2018年初报道说,一位雄心勃勃的日本商人孙正毅在30多年里把软银从一家电信公司带到了一个全球科技巨头:自1981年成立以来,软银已经投资了至少600家公司,现在拥有300多家科技公司的股份,并且已经从它所投资的公司获得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回报。元。

    野心家的可预测性

    “20岁时,我将宣布自己在田野里存在;30岁时,我将保留至少1000亿日元;40岁时,我将赢或输;50岁时,我将实现1000亿日元的商业规模。”19岁时,孙正毅作了这样大胆的声明。

    从孙正毅的成长历史来看,他总是雄心勃勃,乐于谈论未来,这有时使他看起来相当可预测。

    2016年,孙正毅开始讨论电信业务与软银集团的分离。现在,这个计划实现了。

    软银是日本第三大电信公司,仅次于NTT Docomo和KDD,是母公司软银集团的“摇钱树”。软银的盈利报告显示,在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9个月中,电信业务占其1.15万亿日元营业利润的50%以上。

    根据软银集团财务报告,截至2018年9月30日,软银电信在日本拥有大约3400万无线用户。电信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消费业务、公司业务和分销业务,其中消费业务占70%以上。

    2017财年(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0日),软银电信业务销售收入为3.55万亿日元,增长2%,营业利润为641.9亿日元,下降5.42%,流动负债和非流动负债总额为4.43万亿日元,增长约41%。

    资料来源:软银招股说明书

    根据日经中国网报道,对于软银集团来说,将电信业务和市场分开的目的是赋予其主要电信业务更多的管理自主权,并使集团和电信业务的角色更加明确:软银集团继续加速其在全球的投资,而软银则专注于开发。发展电信业务。上市后,软银集团的持股比例将从99.99%降至60%左右。

    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Ross Business School)教授埃里克•戈登(Erik Gordon)在日经(Nikkei)的一份报告中说:“软银集团未来不会专注于移动电话业务,而是将更多地关注现金分配,以便为未来技术和商业模式建立全球最大的投资组合。”com表示,“通过IPO将手机业务分割,软银不仅可以控制业务,还可以从中获得更多的现金,并投资于具有高增长潜力的公司。”

    创建投资帝国

    2014年9月6日,在众多投资者和企业家的目睹下,阿里巴巴登陆美国资本市场,创造了全球融资记录。这次IPO的背后是孙正毅令人惊叹的成绩单:1999年,阿里巴巴投资了2000万美元,阿里巴巴上市时变成了580亿美元,收入是阿里巴巴的2900倍。

    对阿里巴巴的投资,使孙正毅成为国际一流的互联网红利投资者,也使开始电信业务的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的名称响彻风险投资界。

    这仅仅是开始。

    “我们预计个人计算机和互联网领域将出现大爆炸。我相信下一次的大爆炸会更加猛烈。为了做好准备,我们需要搭建一个平台。”为了重塑阿里在新技术爆炸中的投资传奇,孙正毅在2016年决定设立一个高达1000亿美元的远景基金。

    为此,他和拉杰夫·米斯拉(Rajeev Misra)作为远景基金的一位有权势的副手兼首席执行官,向西前往中东,希望能找到合适的LP老板。孙正义终于赢得了与沙特王储萨尔曼会面的机会。当时,为了减少对石油的依赖,沙特阿拉伯正在寻求经济转型和更加多样化的投资。所以双方达成了协议。

    2016年9月,孙正毅花了45分钟说服萨尔曼亲王投资450亿美元。那时,孙正毅答应沙特王子:“我要给你一万亿美元的礼物。你在我的基金里投资了1000亿美元,我给了你一万亿美元。

    2017年5月,软银远景基金宣布完成第一阶段筹资930亿美元,规模相当于“四银湖资本或15红杉资本”,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科技风险投资基金。背后是一个星罗棋布的LP天堂:两个最大的黄金拥有者,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投资基金,已经承诺投资600亿美元,而技术巨头,如苹果、高通、富士康和夏普将投资约50亿美元,而软银将自己投资280亿美元。

    图表来源:金融时报

    展望基金成立后,发起了一项“激进”的投资:几乎所有的个人投资都从1亿美元开始,超过10亿美元更是数不胜数。仅在2017财政年度,这个庞大的资本巨兽就向30家公司注入了300多亿美元,几乎是基金规模的三分之一。超过红杉资本和硅谷两大巨头银湖的总和。仅在2018年1月,对乌伯尔的投资就达90亿美元。

    目前,视觉基金的投资已经覆盖了网上汽车预约、人工智能、生物医学、无人驾驶等热门的高科技产业。例如,它几乎遍布全球旅游业:美国的Uber,中国的下降,印度的Ola,东南亚的Grab,巴西的99等等。

    这种无法承受亏损的投资方式,使得它在过去两年中在世界风险投资业中立于不败之地。正如远景基金管理合伙人杰弗里·豪斯博尔德(Jeffrey Housenbold)早些时候所说,远景基金的投资战略是“王者”。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参加有前途的公司和领域,他们总是赚大钱。

    在2017年10月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孙正毅大胆表示,他计划在未来10年投资1000家科技公司,投资8800亿美元。在2018年9月的一次采访中,孙说,软银集团目前正在启动一项2000亿美元的远景基金。

    幕后忧虑

    “如果你不接受,我就把钱扔给你的竞争对手。”2017年,孙正毅想投资50亿美元给国内在线汽车巨头,但是当时的CEO程伟告诉他,公司账面上已经有100亿美元了,不需要那么多现金。随后,孙正毅威胁程伟,如果他不接受这项投资,他将把它交给他的竞争对手。最终,软银得到了资助。

    在孙正义的投资史上,这种“激进”的投资是常见的。例如,在2017年7月,室内农场初创企业Planty的CEO向孙正毅解释了15分钟的莴苣农场模式和发展计划,然后他得到了软银2亿美元的投资。

    由于决策迅速,资金雄厚,孙正毅一度被贴上“太草率”的标签,这也给软银带来了诸多担忧。

    在内部,“激进”投资背后,软银正面临着万亿美元的债务危机。该公司2017年的盈利显示,截至2018年3月,该公司的净利息债务为1.32万亿日元(约127亿美元)。

    数据来源:软银2017年财务报告

    这种债务现在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结果表明,到2018年9月底,软银的流动性和非流动支付利息负债约为18万亿日元,是营业利润的6倍以上,信用评级具有投机性。根据彭博社的数据,软银集团的债券违约风险在日本排名第一。

    为了减轻债务,软银已经连续三年出售资产,包括阿里巴巴2016年的两次股票、印度的Flipkart 2018年5月的股票到沃尔玛,以及ARM 2018年6月在中国的业务。

    过去两年,孙中山曾将减免债务的希望寄托于他的电信公司Sprint和美国电信巨头T-Mobile的合并。Sprint是美国第四大移动运营商,软银拥有其85%的股份。该公司2017年的盈利预测显示,如果Sprint和T-Mobile合并,该公司的债务水平可能减少3.4万亿日元(311亿美元)。

    在此之前,尽管软银集团负债累累,但其电信业务的担保给债券投资者带来了一定的安全感。根据彭博社的数据,电信行业此前曾为母公司担保334亿美元的债券。如今,随着电信业务的上市,市场担心这种债务担保可能会停止,为了成功地在资本市场上登陆,软银电信必须证明其独立性,这意味着它必须取消担保。

    同时,软银在具体的电信业务中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在过去的一年里,考虑到日本无线产业面临的价格竞争,日本政府一再敦促电信公司降低价格。今天,日本电信市场领头羊NTT Docomo和KDDI都表示希望实施关税削减。在这样的压力下,软银电信的降价势在必行,这将进一步影响其盈利状况。

    除了内部业务的压力,软银还面临着日益复杂的全球化政治风险。例如,由于与沙特皇室家族有着密切的财务关系,软银在2018年沙特记者事件爆发后就站在了风暴的前沿。硅谷各行各业反对沙特阿拉伯的声音越来越强烈。在舆论的压力下,孙正义最终取消了2018年10月下旬在沙特阿拉伯“未来投资倡议”会议上的讲话。

    在辉煌的投资背后,投资大师孙正义也面临着各种争议。彭博社技术专栏作家蒂姆·库普兰(Tim Cuplan)甚至之前说过:“太阳的投资智慧可能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好。”

    对于孙正毅来说,剥离电信业务只是建立一个资本和技术帝国的小步骤之一。在世界各地日益复杂的政治环境中,随着盈利能力在金钱之前逐渐衰退,这位投资大师面临的未来风险可能只会增加。

    本文作者:薛晓丽,来源:投资中国网络,授权华尔街观看、收听和发布